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古道印象 >

 

  

  日暮平原风过处,菜花香杂豆花香

  

  兰溪三日桃花雨,半夜鲤鱼来上滩

  

  多情更逐东流去,还作高唐梦里人

  拾级而上,已然见不到越岭翻山的徽商队伍,一条石板路寂寞地存留。我背着大包,拄着木拐,出发时细雨绵绵,兴致盎然吟着“竹杖芒鞋轻胜马”,汗涔涔时又想象着百年前的时光,这大抵便是当年徽商的辛劳吧。且行且吟,山色与诗意共存,心照自然,情合古意,在蜿蜒的山路上,寻找自古以来诗人行吟的感觉,寻找专属于我的“诗与远方”。

  在夜间穿州过省,披着月色悄悄进入绩溪县城。安顿,入睡,清晨醒来,方见青山绿水环绕,马头墙上白云飘。此时,来自姑苏水乡的我,才算与徽州山水正式见面。

  绩溪,是这条徽杭古道的起点。靠山的地方,交通总是不便利,要进入徽杭古道,还得坐上一趟中巴车。颠颠转转,我和小伙伴在车内看沿路山水一幕幕变换,初绽的油菜花,灰白的村舍,云烟缭绕,绕至心头,丝毫不觉车子破烂,车中拥挤,小伙伴趴着窗感叹,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,诚然啊。

  下车至徽杭古道入口,忽然就来了一阵春雨。四月的天,孩子的脸,真是说翻就翻,觉得无奈也可爱。穿起雨衣雨鞋,捡起路边的树枝当拐杖,噔噔噔就沿着山路蜿蜒而上。游人稀少,雨落山林,淅淅沥沥,清澈而响亮,莫名就想到一句诗,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”。念头一起,嘿嘿一笑,我竟然找到了大文豪苏轼当年的意境。

  脚下生风,一脚一个水塘,一杖一个脚印,忽然内心就升腾起了“豪情万丈”,本来和小伙伴并肩而行的我,突然快走了几步,又转头朝她说,瞧,这是不是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”?两人哈哈一笑,她也回了我一句:“步屧寻春有好怀,雨余蹄道水如杯,随人黄犬搀前去,走到溪边忽自回”。我一喜,意境倒是契合,就是这前后无人,“黄犬”该不会是说我吧?

  且行且背,兴致盎然,走在山林之间,这诗意一起,那是刹也刹不住的。还是初春的天气,山林间的野花还未完全绽放,但偶然之间,峰回路转,便是柳暗花明又一“村”,一片绿意山色中,突兀地冒出一株灼灼然的桃花。眼前一亮,心头一亮,一句诗脱口而出,“春阴垂野草青青,时有幽花一树明。”

  桃花树下溪水潺潺,春雨打落,漫溪桃花,正是“兰溪三日桃花雨,半夜鲤鱼来上滩”;溪水东往,山石拦急流,正是“多情更逐东流去,还作高唐梦里人”;春风吹过菜花田,又是“日暮平原风过处,菜花香杂豆花香”;山间老人卖着兰花,条叶清瘦,忽想起“记得春风散幽谷,蕙花如草趁樵归”……

  一条徽杭古道,硬生生被我们走成了背诗古道。拄杖前行,雨中欢笑,诗意与山色共存。这古人所见,在山中好似从未改变,而我竟然偷偷窥见了这“时空黑洞”,这是多么让人窃喜的事呀!

  忽然觉得,此行不虚。

  徒步徽杭古道是个意外,工作原因本就腾不出什么假期,人们热谈的“人生除了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”,于我而言,也不过是文青的一句牢骚。什么是诗和远方?哪里又有诗和远方?我想,诗不在于某首诗,远方也不在于多么遥远的地方。一条徽杭古道,眼观万物,心归自然,胸有丘壑,便自成诗;古道全长20余公里,从绩溪到杭州,徒步辛劳,步步踏实,已是远方。

  诗与远方,都在脚下。(吴梦奇文/摄)